第22章 秦穆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秦穆也慢慢走出来,看了一眼紧盯着莫离的唐昱低声安排道:“将这位病人安排四个零。”

    “好的。”

    莫离被推过去,唐昱却突然站出来,这让医生护士们停下脚步,纷纷看向秦穆,不明所以。

    秦穆看过去,唐昱正深深的凝视着莫离,会意走到他旁边,也将视线落在莫离身上低声道:“你放心,她没事,伤口已经缝合,不会有任何影响,麻药过后她就能醒了。”

    秦穆说完才将他向后拉了一步,这一次,唐昱并没有阻止,只是视线却一直盯着莫离的脸。

    一直到莫离被推远,秦穆转过头看着好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能说明一下,你怎么抱着被车撞的莫离来医院?”

    唐昱薄唇紧紧抿着,恢复以往冷漠的表情,看了一眼秦穆什么都说转身离开了。

    秦穆一点都不意外他什么都不说,看着好友的背影,镜片下的双眸微微眯起,今天还真是个惊喜。

    莫离

    消失了三年竟然又回来,竟然以这种方式,还有这两人

    想着,唇角微扬,虽然这三年唐昱身边的女人换了又换,但是身为哥们的他知道他心底根本就是无法忘怀。只不过是他自己从来不去正视,更不敢承认。

    莫离

    病房里,唐昱站在床边看着昏睡中的莫离,眸色越发的深沉,沉的就像一潭枯井,让人无法摸索。

    眸光渐渐变得复杂,最后竟然有些无可奈何,低沉的不能在低沉的嗓音从他唇间溢出。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倔?”

    以前的莫离非常的倔强也非常的执着,不然两人也不会真的在一起,以至于让他爱上她。

    附下身,看着她苍白如瓷的肌肤,没有一丝血色,眸光越发的深沉,轻轻去触碰她的脸颊,看着她被车撞倒那一刻,看着她头部慢慢流溢出来鲜红的血,他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昱大手握拳,看着床上脆弱的像一个瓷器娃娃般的莫离,眸光深邃又复杂难辨。

    而莫离晕厥的过程中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又很真实的梦,是她的过去,是她认为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那段日子。

    是她和唐昱在一起的那一些美好时光。

    可是

    “不要”莫离睁开双眸,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耳边是机械的滴滴声音,侧头看去,是她的心跳。

    她这是在哪?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有人在说话。

    莫离听闻后转头看着,愣住了

    秦穆一身白大褂站在她的床边,使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秦穆见她这副表情,扯了扯唇角合上病例挑眉轻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莫离眨了眨双眸,看着秦穆睁大双眸,嗓音很沙哑。

    “学,学长?”

    秦穆笑了,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很意外是吗?”

    莫离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头部传来阵阵的刺痛感,和一阵阵的眩晕,下意识的点头。

    秦穆却笑道:“跟你一样,我也很意外。”

    莫离懵懂的看着他,秦穆,高官子弟,是从中学,高中,大学时期唐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像秦穆这样的好友,唐昱还有三个。

    “学长,我,我这是在哪?”秦穆遥控着将她的床头慢慢升起轻声回答她。

    “我的医院。”

    “医院”

    秦穆见她一脸迷茫,坐下来轻声道:“记不清了吗?昨夜是阿昱抱着你来的,你怎么会被车撞的?”

    闻言,莫离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表情跟着开始变得僵硬,她想起来了。

    昨晚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