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那只是以前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想着,莫离闭上了一双眸,她不想再去回想,一点都不想。

    秦穆不是没看见她表情的变化,还是开口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和阿昱在一起?”

    莫离闭着双眸沉默,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他她是以唐昱情妇的身份重新留在他身边的?

    即便这是事实可她依旧说不出口。

    秦穆见她不想说,一脸痛苦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人并不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秦穆看去,扬了扬唇角。

    “阿昱,莫离醒了。”

    可病床上的莫离听完秦穆的话后却僵硬了身体,一双闭着眸的睫毛不断的颤抖,如果可以这么一直睡下去多好。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

    唐昱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莫离,看着她紧绷的的身体紧张的表情,眸光沉了沉。

    秦穆也看出两人的不对劲,在思考这个时候是不是出去要好些?

    还在继续坐在这里看热闹?

    正思考着,莫离突然呕吐了起来。

    “呕呕”

    莫离不得不睁开眼,半撑起身体,伏在在场边干呕着,却吐不出来一点东西。

    唐昱见状走上前凝视着莫离,又看向秦穆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

    “呕”莫离还在不停的干呕着,听上去很痛苦。

    唐昱脸色也越来越沉,伸出手想要去扶她,可是莫离看见他将手伸过来,想都不想的就挥了过去。

    啪

    莫离抬头,双眸猩红的看着脸色阴郁的唐昱,秀眉蹙紧,又是一阵范围,开始继续干呕着。

    只要一想到昨晚在餐厅的那一幕,她就恶心,恨不得把心肝都吐出来一样,别说在让他去触碰了。

    唐昱握紧被她挥开的手,脸色也越发的阴霾,漆黑深邃的墨眸紧盯着莫离。

    一旁,秦穆看着这一幕,眸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了一番,莫离的抗拒他看的清楚,而唐昱的隐忍他也感觉得到。

    “想必是撞到头部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会出现呕吐的状态,尽量不要去颠簸她。”

    说完,就将莫离的床头遥下去。

    “平躺好。”

    莫离的床头被放平不得不平躺着,只不过胃里的搅动和恶心的感觉还在,不断的压制下来。

    秦穆转身,看了一眼唐昱低声道:“阿昱,你出来一下。”

    唐昱看着莫离好一会,抿唇转身走向门口。

    秦穆看着,侧头看着莫离轻声嘱咐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按响你床边的铃声。”

    病房外,走廊上,秦穆看着脸色阴郁的好友。

    “你和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唐昱抬眸看向他,声音低沉道:“什么怎么回事?”

    “你别和我装傻,你和莫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怎么都三年了你们又在一起了?难道你们和好了?”秦穆疑惑的问道。却见他眸光幽深沉声道:“没有。”

    秦穆看了他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阿昱,三年前你有多在乎莫离,我们兄弟都清楚,为了她你可以放弃唐家继承人的身份,三年后你确定你真的放下了吗?”

    只见秦穆这句话说完唐昱的脸色更加阴霾了,看着他的眸光掺了几分凌厉,声音也冷了的几分。

    “你也说过那是三年前,为了这么一个不值得我放下一切的女人,你觉得三年后我还会做同样愚蠢的事情?”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