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能满足我的不只你一个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就算你有,我也不会放你离开,除非我玩腻了。”唐昱松开她便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莫离心痛失落的样子。

    房门关山的声音让莫离的身体跟着颤了颤,双手紧紧的揪住床单,最后长长吐出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

    站在门口,小手紧握住门把,今晚,楼下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与另外一个女人

    莫离,看来你也是堕落了呢

    拧开门把毅然而然的走下去,可是她站在楼梯口并没有看见餐桌上除了唐昱还有另外的人。

    那个叫林媚儿的女人呢?

    “要我请你下来?”

    满满的嘲讽的语调,尽管知道他不会对她有好脸色,可是心里还是会难受。

    走到下楼,坐在唐昱的对面,想要开口问,问他为什么突然从美国回来

    唐昱见她只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不动,冷嘲道:“怎么?需要我喂你?最近是被人伺候惯了是吗?还是以为自己真变成了?”

    莫离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眸光闪烁不断,她从来都很认的清自己是一直麻雀,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成为。

    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看我痛苦,你痛快吗?”

    唐昱脸色一沉,双眸更是微微眯起,眸光冷冽却又犀利。

    “你以为你是什么?嗯?”

    她是什么?若是三年前她一定会说自己是唐昱手掌心的宝,可是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三年后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或许只是想让他自己的怨恨和愤怒寻找一个发泄口。

    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拿起桌面上的筷子,声音轻柔。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唐昱却抿紧了薄唇,双眸更是深沉的盯着她,意味不明。

    “我会走,你不用这么看着我”

    莫离听闻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林媚儿拎着行李箱,双眼泛红。

    疑惑的看向唐昱,发现他正喝着咖啡,红唇微抿,最后低下头吃着自己的晚餐。

    从房间出来的林媚儿看见坐在餐桌上的两人,眸中的怨恨更多了,一个没忍住冲了过去,看着莫离低眉柔顺的吃东西,一个怒气忍不住,伸手用力推开她。

    “你给我让开”

    莫离被推开来,还好她反应快的把持住桌边,这才没有跌倒,稳住身体看着一脸气愤的林媚儿正无比怨恨的瞪着她。

    这让她秀眉蹙的紧了些,却安静的站在那不发表任何言语。

    这副模样看的林媚儿更是气愤不已,完全没注意唐昱的脸色在林媚儿冲过来推开莫离的时候脸色已布满阴霾。

    “唐总,是不是因为她,你是不是因为才让我走的?还是她更能满足你?唐总,你在考虑考虑好不好?我想留下来,我不想离开”

    一旁,莫离听着林媚儿口中不知羞耻作践自己的话,眉心越蹙越紧。

    唐昱余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莫离难看的脸色,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

    “媚儿,能满足我的女人不只是你一个。”

    “可是唐总,我”

    林媚儿的话还没说话,就受到唐昱一瞥警告味十足的眼神,立马禁了声。

    唐昱却看向莫离,唇角那抹弧度却更加深邃了。看的莫离一颗心却是凉了半截。“过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