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他父亲去世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唐昱没有回答,只是嗓音低沉有些暗哑。

    “她什么时候能出院?”

    “七天以后拆完线就可以出院。”

    唐昱沉默了片刻,将只抽了半颗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便起身离开。

    秦穆看着唐昱的背影双眸微眯,“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阿昱,你是否还爱她不是你说的算,得让莫离来告诉你才对。”

    唐昱的背影停顿了两秒钟,什么都没说便已经走出了办公室,而秦穆只是扬着唇角笑了笑。

    病房里,莫离看着这位王妈,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莫小姐,来,喝点粥吧。”

    莫离点点头,慢慢的喝着,转过头见王妈一直盯着她看,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

    “很好吃,谢谢。”

    王妈听闻笑了,又给她成了一碗汤说道:“我给你做了鸡汤,很新鲜,喝完粥你把汤也喝了吧。”

    “好。”

    一连七天,每天都是王妈过来照顾她,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营养品,莫离的脸色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的苍白了。

    只不过在这七天里,莫离就没有再见过唐昱了,想必是在那间别墅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又或者是其他的女人

    “秦院长,您过来了。”王妈看见秦穆推门而进笑着问道。

    莫离听闻抬头看去,就见秦穆一脸淡笑的走过来,她放下手中的饭碗轻声道:“学长。”

    “嗯,学妹,今天拆线了,然后可以出院。”

    莫离听闻似乎一愣,她可以出院了,可是

    出院之后她要去哪里?

    回那间别墅?不要,她不想回去

    秦穆见她脸色不好,上前拆开她的纱布,仔细看了一眼伤口低声道:“伤口不大,没有问题。”

    莫离点点头,只不过拆线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痛感,因为伤口不深,只是缝合了几针,很快就已经拆完。

    “谢谢学长。”

    秦穆看了她一眼,拆小手套低沉一笑道:“不用跟我客气,阿昱今天不来接你?”

    莫离听到这个名字后面部表情似乎僵了僵,只是闭口不谈。

    秦穆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不是没捕捉到她眼底快速闪过的那抹不堪和僵硬,悠悠开口道:“学妹,有些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但是你有权知道。”

    莫离听闻神情有些恍惚,抬头看向他,眸光闪动着,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眸光有些躲避的撇开。

    秦穆看着她低声道:“三年前,你离开后,阿昱每天都在醉酒笙歌,借酒消愁,问我们每一个人,问你为什么离开他,是他不够爱你还是做的不够好,他说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努力让你拥有最好的,你为什么不给他机会,为什么要离开他,连续半年的时间,他几乎每一天都是醉的,没有清醒的时候,嘴里念着的全是你莫离的名字。”

    莫离听着,微微偏过头,看着窗外,被褥下的双手已经死死攥紧,双眸已泛红。

    秦穆的话却还在继续说着

    “整整半年,她颓废了半年,直到阿昱父亲的突然过时,才彻底唤醒他的理智。”

    莫离听闻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声音有些不明显的梗咽。

    “学,学长,你刚才说什么?他父亲去世?”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