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脏了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莫离看着他,而他也冷冷的看着她,最后她还是走了过去,被他拽进怀中,不同上一次,这一次莫离的身体很僵硬。

    下一秒就要起身

    这个以前专属她的位置此刻竟然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

    脏了

    她不要。

    想要起身却被唐昱禁锢住,紧接着后脑被他温热的大掌扣住,双唇被他吻住。

    而且是用力的吻

    一旁的女人见到这一幕震惊的睁大双眸,因为她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和这个男人做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是像这样吻过她,更别说是唇了。

    莫离看着他眸底的冷光,在他另一个女人面前,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痛

    感觉到他霸道的舌头,用力的咬下去。

    唐昱蹙眉,用力推开她,莫离一个没有站稳,被推到地板上。

    指腹抚过唇瓣,是鲜红的血

    “啊,昱,你流血了”

    莫离红肿的唇沾染着他的鲜血,而唐昱也正森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用力的擦拭着自己的红唇,眸中是厌恶,是嫌弃。

    掀起了唐昱眼底的风暴,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这儿不懂让你的金主开心,就让别人来教教你。”

    “坐上来。”显然,这句话是对一旁的林媚儿说的。

    林媚儿听闻一笑,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莫离,主动坐上唐昱的双腿

    可唐昱的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莫离的身上

    莫离看着两人,脸色泛白,就连嫣红的唇都褪了色,身体不断的颤抖,不可置信看着当着她面和其他女人做这种事情的男人。

    “嗯”耳边是林媚儿的声音,而唐昱至始至终都冷清的享受林媚的主动,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狼狈的女人。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指甲深深已经深陷进肉中都没有感觉到痛,双眸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那样的清晰。

    唐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闭上双眸,任由眼泪滚落在地板上。

    唐昱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看着她闭上眼睛,冷声道:“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莫离听着他的话便笑出了声,最后摇摇欲坠的站起身体,一脸凄惨的看着脸色阴霾的唐昱,一字一句轻声说道。

    “你得不到幸福的。”说完,便用尽力气跑出了别墅。

    她宁可死也不要继续待在那里,宁可去死也不着他和其他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只想逃离那个让她觉得地狱一样的地方。

    唐昱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跑出去,脸色一沉将怀中的林媚儿推开,低咒了一声起身追出去。

    “啊,唐总,你干什么去?”

    莫离拼命的奔跑,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尽管前方的视线早已一片模糊,她还是拼命的跑。

    唐昱追出来,看着她奔跑的背影,眼看着要冲出去,咬牙启齿怒声喝道:“莫离,你给我站住。”

    莫离不管不顾的冲出别墅的大门,唐昱的脸色变得铁青,不停歇的追上去,这虽然是别墅区,但是经常会有人来这里的山路赛车。

    果然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