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犹如雷劈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请随我来。”

    莫离抬头看向管家,发现管家看着她的眸光竟然有一些轻蔑,却还是点点头跟了过去。

    “小姐贵姓?”

    莫离侧头,看着管家拿过笔记本好像要写什么。

    “我叫莫离。”

    管家随笔记下后看着她说道:“这里的规矩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莫离疑惑的摇摇头,便听见这名女管家冷清说道:“在这里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要懂规矩。”

    莫离抓住了重点,看着管家问道:“每一个女人?”

    管家看了她一眼,“是的,每一次唐总带回来的女人都会安排在这里住下,目前你是”

    管家说着,竟然忘记了,就连忙翻看了一下笔记本。

    可是莫离却白了脸,原来,这里就是他该来的地方,唐昱,你果然够狠。

    “目前莫小姐是”

    “我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

    管家见她这么说也不在说什么,只是说道:“对了,楼上还有一位没有离开,你们好好相处。”说完,管家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莫离却犹如雷劈一样

    “管家,我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

    听到声音,莫离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蕾丝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站在楼梯,睡眼朦胧,莫离的脸色犹如白蜡一样。

    女人也看见了莫离,扫了一眼她身边的行李箱,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犀利,快步走下楼站在莫离面前,看着莫离一张苍白的脸,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凄惨病态般的美。

    “你是谁?”

    莫离看着眼前身材火辣,面貌美艳的女人,正一脸敌意的看着她。

    莫离只是转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向楼上走去,却被女人拦住,莫离蹙眉,转头看着她。

    “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莫离却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沙哑飘渺。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便是同样的理由。”

    女人听闻之后脸色立马大变,死瞪着莫离大声喊道:“管家,你给我出来。”

    管家看着两人的姿态,只是走过去。

    “林小姐,有事吗?”

    女人转头,恶狠狠的看着管家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管家看了一眼莫离,而莫离眸光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林小姐,这位莫小姐是唐总刚刚送过来的。”

    “什么?昱送她过来的?”

    “是的,林小姐。”

    莫离不想听他们讨论,只觉得难堪,甩开女人的手就要往楼上走,却听见他们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的意思是说,昱是想赶我走才让这个女人住进来吗?”

    “林小姐,我并没有接到要让林小姐搬出去的消息。”女人听闻一愣,随意便笑了。

    “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是这样。”

    女人得意的笑了,转身看着楼梯上的莫离,嘲笑道:“看来你要和我一起伺候唐总,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莫离攥紧手中的行李箱,双眸已经泛红,和另一个女人共事一夫,她绝不,死都不。

    随意来到一间房间,莫离就将自己锁在房间,靠在墙边将自己蜷缩起来,最后哭出声音来。

    莫离从进来房间就没有在出去过,洗簌之后换上妹妹给她买的一件很贵的睡衣穿上,坐在床边出神。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