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羞辱我,是你想要的吗?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莫离的脸色原本就苍白,此刻听闻脸色更是苍白,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指间都开始泛白。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当你的情妇”

    唐昱却笑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承认你?”

    莫离看着他,这张脸还是那么的让人难忘,引人瞩目,甚至比三年前更成熟了,更让人猜不穿看不透了。

    眸光渐渐变得凄凉,语气悲凉。

    “羞辱我,这是你想要的吗?”

    唐昱眸光一冷,站起身体居高临下轻蔑的俯视她冷声道:“你可以拒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如果在机场看不见,我决不手软,不只是t大,所有国内大学都不会有莫忘这个人,除非你有能力送她出国。”

    话落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血色的脸转身离开。

    莫离木讷的抬头,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

    这哪是条件,这是在逼她。

    他用这种方式证明当初她离开是错误的,她应该后悔的。

    “小姐,您的燕窝人参粥,您”

    莫离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在粥碗里,看的服务生也不敢多问,放下就转身离开了。

    莫离不知道怎么走出酒店的,坐在公交车站,耳畔回荡的全是他的话。

    她相信现在的唐昱绝对有能力让任何一间大学都拒收莫离。

    看着公交车,莫离坐在最后面靠在玻璃上看着外面,闭了闭双眸,似乎她毫无选择。

    酒店,韩深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拥有一切,可是此刻,他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孤寂。

    “唐总,莫小姐离开,似乎是哭着的。”

    韩深似乎见到他家总裁的背影僵了僵又恢复原状。

    “知道,再去订一张机票。”

    “唐总,你这么确定莫小姐会跟你回去?”

    “她还有其他选择?”

    “是,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偌大的套房,唐昱转身走进房间,床边挂着的是莫离昨晚输完的药液,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坐在床边,看着枕头上的几根发丝,黑色的发丝是莫离的。

    捏在指间,最后慢慢握紧。

    “莫离,我想要你,你还怎么逃?”

    回到公寓,莫离就看见妹妹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眸在厨房做菜,莫离不由一阵心酸,这世界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亲妹妹了。

    “姐,你回来了,快点洗手吃饭,我想过了,如果不能去t大,在这里念f大也是可以的,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莫离看着妹妹强颜欢笑,捏了捏手心,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坐在餐桌旁看着妹妹精心准备的晚餐。

    “阿忘。”

    “嗯?怎么了?姐?”就算莫忘表现的在怎么坚强,莫离还是能看到妹妹眸中的伤感。

    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手覆上她的手背轻声道:“阿忘,姐姐不会让你失学的,你放心,姐姐已经找到办法了,那个朋友答应帮你说说。”

    闻言,莫忘一双眸瞬间就亮了起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嘛?我,我可以继续去t大上学了吗?”莫离轻轻的笑着点头,“是,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真的,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了,我可以去了”

    莫离看着妹妹高兴的脸庞,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毕竟对他来说,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曾经也有一个人是她的牵挂,如今已经用不到了,她知道他很好,越来越好。已经站在世界的顶峰。

    她只希望妹妹能活的开心。

    “阿忘,正好我这个朋友说他要介绍一份工作给我,我可能明天就要跟他先过去。”

    “啊?你明天要去x市吗?”

    “嗯。”

    莫忘握住莫离的小手一脸不舍道:“可是我还有一个月才可以去x市,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一个月,姐,我舍不得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