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去求他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所以,是唐昱做的?

    想起昨晚他最后那一句,她会主动求他。

    莫离就忍不住抱紧了莫忘,如果是他,她怎么做,能怎么做?

    她能和他对抗吗?完全不能。他和她,不管是以卵击石而已。

    听着妹妹在耳边伤心欲绝的哭泣,莫离的心也揪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姐妹两辛辛苦苦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弥补她曾经的遗憾,为了妹妹能有一个更好的人生,以后过更好的生活,难道就这样放弃了放下吗?

    她们可以做到吗?

    “姐,怎么办?我去不了了,我去不了t大了,呜呜,姐“

    莫离安抚的拍着妹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姐姐帮你想办法,姐姐帮你想办法,没事的,不要哭了,没事的。”

    “姐,你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姐妹什么都没有,怎么和权力和财力去斗,可是我好不甘心,明明是属于我的名额,为什么要替换掉,我不甘心啊,姐”

    莫离咬唇,双眸渐渐泛红,阿昱,你这样做只是想让我主动去求你吗?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我去求你!

    眨动着双眸,散去眸中的雾气,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肩膀轻声道:“你先去洗了脸,睡一觉,这间事情交给姐姐,姐姐正好认识一个朋友在k工作,我去问问他。”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额,听话,去洗把脸然后回房间睡一觉,等姐姐回来。”

    莫忘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起身走进卫生间。

    莫离看着妹妹的背影,脸色有些难看,回到房间快速换了一件素白长裙拿起背包就离开了公寓。

    看着帝王,莫离紧了紧背包的包带,直接奔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经理一抬头看见是莫离,蹙眉,当下不悦道:“怎么是你,工资没有,赶紧滚开。”

    莫离上前几步,有些着急的问道:“经理,我不是来要工资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k集团的唐总,唐昱他有留下客户信息吗?比如手机号码之类的?”

    经理听闻不屑的看着她,打量道:“怎么?想给人家送上门去?”

    莫离脸色变了变,没错,她现在的确是要主动送上门去。

    “经理,求求你告诉我,我有事找他。”

    “莫离你是太傻还是太笨,唐总的号码是随便给的吗?”

    莫离咬唇,忽然想到什么,翻出自己的钱包,将拉锁里面的有些褪色的照片递过去。

    “我和唐总以前认识,这次我找他是有事情,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经理疑惑的接过照片,照片中,一颗杨树下,是两人坐在树根下的照片,莫离闭着双眸躺在唐昱的怀中,而唐昱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前是什么关系,经理有些惊讶的看着莫离。

    “你和唐总以前是恋人关系?”

    莫离默认了,没有说话,只是祈求的看着经理。

    经理转念一想,想到一位跟着他的公主,正巧是那天被唐昱点过去的公主之一,回来告诉他,唐昱什么都没做让他们拿着钱就离开了。

    在想到,唐昱之前让人吩咐要莫离去包房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经理脸色微微转变。“莫离,还真是小看你了。”经理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随着照片一起递给莫离。

    “这是唐总的名片,莫离,要是能重新和唐总在一起可别忘了我,还有你的工资一会去结算了吧。”

    莫离接过来只是苦笑着道谢,重新在一起?

    只是不可能的奢望。

    看着闪着金光的名片,莫离转身离开了经理的办公室。

    走出帝王,站在路边握着手机,上面是一串手机号码,最后咬牙拨了过去。

    “喂,是找唐总么?稍等一下哦,唐总刚刚进去洗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转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