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两百万,我买你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唐昱却突然靠近她,一张美丽的小脸和三年前无恙,大大的眼眸透着清澈无辜,就是这双眼眸,他夜不能忘。

    “怎么?心慌了是吗?”

    莫离忍不住的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脸色泛白,双唇都在瑟瑟发抖。

    “放开我。”

    “会放开你,不过,我要先检查。”说着,唐昱眯了眯一双眸,大手向她探去。

    莫离的身体僵了又僵,就连反抗都忘记了,因为她不敢相信,更不敢置信,这样对她,侮辱她的男人是唐昱。

    “你”莫离此刻除了睁大双眸就是颤抖着身体,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难以想象,曾经那么呵护她,就连吻她都会小心翼翼大男生会这样对待她,红了眼眶,还是落了泪。

    心痛,很痛

    唐昱探摸到自己想要的,紧绷的俊容才松了松,表情却未变,从她身上起身,面展讽刺,抽出纸张擦了擦自己的手指。

    “补的?”

    莫离较小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不断的颤抖着,听完他的话后死死咬唇,慌忙的撂下自己的裙摆,却止不住颤抖的心。

    “唐,唐昱,你,你混蛋”

    唐昱却眯了眯双眸,唇角冷漠的向上扬起一抹弧度,慵懒又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点燃一颗香烟沉声道。

    “一百万,不管是不是补的,卖给我。”

    莫离捂住自己的胸口,她痛的快要无法呼吸,不断喘息,胸口不断的起伏,脖颈以下瘦弱的锁骨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断展翼着,就像随时要翩翩起舞的蝴蝶。

    唐昱眸色渐渐暗沉,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声音越发的暗沉。

    “两百万,莫离,要适可而止。”

    莫离却突然笑了,轻轻的笑出了声,究竟是怎么了?

    竟然让他们变成这样,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就算你给我两千万,我也不卖。”莫离颤声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唐昱阴戾的声音。

    “莫离,机会不是每次都有,下一次,我让你求我破了你那层膜。”

    莫离双手紧紧握拳,闭了闭双眸,就这样吧,他是该恨的,恨吧。

    不知道,她能否承受的住

    唐昱面容阴沉的看着她离开包房,唇角却向上勾勒出一抹弧度,拿出手机沉声道:“把资料送过来。”

    弹开指间的香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长指尖,触感还在

    而莫离离开包房后便进去一间空着的包房,无力的靠在墙壁上跌坐在地面上,泪水早已湿了脸。

    紧紧的抱住自己,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阿昱,阿昱

    以后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见了

    轻声的抽噎了一会,莫离稳了稳心绪,搀扶着墙壁站起身体,离开包房直接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进来。”

    经理一见是莫离,立马皱起了眉。

    “怎么是你?你怎么不在包房好好陪着唐总,来我这干嘛?”

    莫离咬了咬唇,走上前看着经理,声音有些哭过的沙哑。“经理,我来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

    “是,我要辞职。”

    “你是不是把唐总给惹了?”

    莫离垂头没有说话,惹了吗?

    似乎是这样的。

    经理见她不说话,气的站起身体指着她骂道:“靠,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给我走人。”

    “我这个月的工资”

    “工资?你还想咬工资?赶紧给我滚。”

    莫离紧紧咬唇,捏了捏手心,最后转身离开,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工作了。

    回到家中,莫离看着门口箱子上的水电费通知单,用力的攥紧,这个月少说也有一万块的工资,可是现在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