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终究逃不开

小说:当青春为爱时 作者:姜瑜祁周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莫离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

    唐昱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莫离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莫离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唐昱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莫离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唐昱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莫离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唐昱紧紧抓住莫离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唐昱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莫离,你敢跳下去,我便让莫忘陪你一起去死。”

    莫离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唐昱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唐昱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莫离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唐昱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莫离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唐昱。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莫离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唐昱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莫离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c你还想做什么c”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蛋疼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danten.net All Rights Reserved